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郎的天空

明朝散发弄扁舟

 
 
 

日志

 
 

拉漂的月子(节选二)  

2014-11-17 15:47:00|  分类: 三郎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拉漂的月子(节选二)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墨脱的秋山上

 

(续上)

 

南的南方

 

当漂泊成为一种生活的习惯,每一个远方或许都会是我们的家乡,这跟蒲公英的天性和命运是如此地相像。如果将一辈子浓缩成一副画,我们只是从一个点走向了另一个点,从生走到死,背着一个重重的行囊,这同样也是一种漂泊,在人生的时间长河里流浪。我们的父母,也同样如此,我们的子女,宿命也同样如此,也因此才会有北漂、藏漂和拉漂的群体出现。

 拉漂的月子(节选二)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之所以说这个,因为曾经在很多年以前,对于南方,我都是那么的熟悉,熟悉那里的山那里的水,熟悉那些村落,熟悉那一年四季的长青;那些水牯牛、稻田、炊烟以及村头村尾婀娜的凤尾竹。南方总是让我怀念,没有北方的冰雪以及入秋后的荒凉,南方总是青翠成童话里的遐想,那种翠绿仿佛要滴出水来的样子。

 拉漂的月子(节选二)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而翻过嘎龙拉山脉继续往下走,渐渐走进墨脱群山的地界后,眼前的世界就如同回到了南方。你很难将此刻的景色和西藏的印记联系在一起,这是活生生的一场穿越之旅的错觉。在西藏多年,特别是入秋后迎来的冬天,让我记忆深刻,西藏的冬天和内地北方的冬天又是截然不同的,因为海拔的高度,又因为地广人稀,当所有的树木叶片落尽之后,这里就开始进入了冬眠。骑士在大部分的藏区,几乎都是没有树木的,很多地方只有一些终年沉默安静了甚至百万年的植被,如可可西里的平原和一些山脉,牦牛、岩羊等所有的食草物种就靠这些植被生生相息,大多数的山,几乎都是光秃秃的。北方再冷,也有着很多的农田和人烟,但是在西藏大部分地区都荒无人烟,一些地方偶尔有逐水草而居的牧民来过,住上三两个月,又把帐篷迁走了。这是另一种大美的景色,又因为无污染,天高云淡,一切天然。还有很多地方终年冰雪不化使得高原更显苍劲和深沉,甚至像一位高僧入定般的沉思;一些如格尔木地区的盆地,除了阳光和丘山以及飞过的乌鸦与苍鹰,裸露的几乎是死神般的气息,这都是内地难以见到的。

 拉漂的月子(节选二)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从嘎龙拉山一直往下延伸,渐渐就进入了更茂密的林带,当你彻底告别了雪山身影,逐渐就走进了一个难以形容的茂密森林之中。那么的安静,一路都是绿色环抱,这真的是很大很大的群山以及最原始的森林。一直都难以想象,这里的树木为什么能长这么高,随随便便都是几十米的高度,而且都那样的挺拔矗立,像密密麻麻的卫士,我无法知道它们在这里存在了多少年,又是第几代的延续,一切都是天然而成的画图。

 拉漂的月子(节选二)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山越深林越静。秋阳穿梭在树枝的缝隙之间,温暖着这片未被人类贪婪盯上的原始森林。我们的车辆渺小成一只土拨鼠的身影,也在时光的隧道里穿行,偶尔秋阳会打在车窗内的脸上和肩上,如同沙漏般的缓缓,而林子里的风,清爽成这样。

拉漂的月子(节选二)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苏东坡曾经说过: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他是个风雅的老先生,一个令人追思的文人。不知苏老先生若是来到这里,又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情怀和感悟?在沿途的山路岩壁上,却几乎全是青青的竹,竹很细很瘦很挺,围绕在参天大树的四周,掩映在一些秋红的灌木间,因为蓬勃,而成片。那些碧玉般的翠和深红的秋色相间,已分不清绿叶与红花的深浅和轻重,火里醮青的美、还是青衣裙裾上的振翅蝴蝶,如同梦里看见。听那山间的一线飞流倾斜而下,不知名的山鸟如同靑磬,脆了一声,又是一声。

【喜欢这些图文的朋友请加微信公众平台号:santianfodi(梵天佛地),今后基本上都发在微信平台了。】


拉漂的月子(节选二)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