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郎的天空

明朝散发弄扁舟

 
 
 

日志

 
 

新春,我的羊达乡  

2013-02-12 16:59:35|  分类: 三郎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除夕夜的烟花炮竹声渐次隐没之后,拉萨新春的热闹开始复归于沉默。一夜之间就交替了整整一年,仿佛整个春节的喜庆和过去一年的结束以及新的一年的开始都在这一夜之间完成了。

空空荡荡的城市,空空荡荡的马路,曾几何时这个神秘之都也变成了移民般的城,每到新年来临,总是安静成这样。只有冬阳依然静好,曾经的喧嚣以及故事都一一给淡忘了。你真的来过这里吗?只不过是梦里的一次转身。

年初一、初二、初三都因事而驱车进城,而后又回到郊区的獒场,这一路的静谧让我有点恍惚。这是我熟悉的城市吗?虽然已经在这里度过第六个春节了,却依然有点不太习惯,因为远离了人群。那些热闹的酒肆,那些熙熙攘攘的街头,那些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换来了此刻的冷冷清清,一个人独享这片安静的天地,也是一种纯粹的丈量。

拉萨的冬天,总是这样。那些游人过客,又怎能认识拉萨最素面朝天的摸样。那些脂粉洋溢和高调的喧哗、那些个性张扬的夏季,以及那些光怪陆离的荒诞,都被寒流驱逐了出去,以至于拉萨的冬天返璞归真成原有的样子,不再有哗众取宠的话题。

完成了年夜饭的必须,再次于初一的早上回到了獒场,我的羊达乡,同样安静成这样。家家户户几乎紧闭了大门,平常热闹嬉戏的儿童也不见了调皮的身影,只有阳光铺天盖地的打在山间、打在屋檐、打在同样安静而落尽繁华的树梢上。而后又在一夜之间,家家户户的屋顶,都更换了崭新鲜艳的龙达,在安静的微风里悄悄摇荡。一年的光景,安静成这般摸样。

细细地看着眼前的羊达乡,我再熟悉不过的地方,难以想象,从什么时候开始来到了这里,也难以想象会在什么时候离开了这片土地,耕耘过的所有,也不过是曾经的想象。终究是一个过客,不像那些老房子和老面孔,那些牧牛以及飞过的雀鸟,都比我岁数年长。

木墩子上坐下,是冬阳的暖烫,连清茶也懒得倒了,只是眯着眼打量,偶尔一两声藏獒的吠叫,却把这个乡村愈加地犯困,把我的思绪愈加地简单,奇怪的是,今年的冬天,再也没有了春天的念想。自从立春过后,门前冰封的小河就开始流淌,我也只是推门关门路过的时候看过一眼两眼,而后沉默地转身,实在太熟悉了,这个地方。

羊达乡,至今都未能弄明白这句藏语的含义,这又有什么关系,我来过我走了,这又有什么关系。只是在经年以后,在我完全不再相同的生活当中,还会不会在梦里看见那些黑颈鹤入冬后的身影,而后在梦里埋头工作的时候,停下手里的活计,向它们再自然不过地挥一挥手?那些寒冬来临后的蛰伏以及僵硬的冰冻,也再难以进入我的触觉,包括那早春的第一抹绿,和盛夏时节青稞的第一抹金黄,以及青藏线上四季更换的衣裳,也再难以进入我的梦乡。

拉萨,是众神居住的地方,而对于一个妖精似的散人浪子,也终究不过是一场施施然的游走和想象,佛魔不收留的地方。

新春,我的羊达乡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新春,我的羊达乡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新春,我的羊达乡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新春,我的羊达乡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新春,我的羊达乡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新春,我的羊达乡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新春,我的羊达乡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新春,我的羊达乡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新春,我的羊达乡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新春,我的羊达乡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新春,我的羊达乡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新春,我的羊达乡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新春,我的羊达乡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新春,我的羊达乡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新春,我的羊达乡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评论这张
 
阅读(4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