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郎的天空

明朝散发弄扁舟

 
 
 

日志

 
 

依然是我,和我的生活  

2012-12-07 12:53:39|  分类: 三郎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应该感恩每天早上醒来看到的第一眼晨光,这是大自然赐予我们的恩泽。想象一下如果每天醒来再也看不到光明,会是多么的恐惧,我们也无法再生存下去了。总是习惯于对身边再熟悉不过的事情淡忘,例如水、空气和阳光,我们就这样心安理得的拥有和使用着这些生存不可或缺的能源,却常常忘记了它们对我们的重要性以及它们的存在。确实应当感恩的,地球母亲给予我们太多的眷顾了。感恩,是我们人生一门必修而且持久的课程。

 

言归正传。今天又两个小丫头来我獒场玩,进了大门之后,她们参观了一圈,而后其中一个丫头说,你这也太简陋了。另一个丫头接着说,不是说你,你这里是留不住女人的。我有点无语。我不知道物质和爱情之间,是不是有着决定性的影响和平分秋色的关系,我想起了国内大多数生活在些农村里的人们,想起了城市里那些起早摸黑的小夫妻,他们的家他们的孩子以及他们之间的感情,风风雨雨、平平淡淡数十年,又是如何走过来的。

 

社会是真的变了,变得令人寒心和害怕。我从繁华当中走来,从大城市转身,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依恋而不舍的,经历过的那些享受或者说是见过的世面,只是像昙花一现般的脆弱,想拥有的一直都是无底线的,我至今都没有弄明白,人们苦苦追求的是什么,以及最终的意义。

 

从改革开放至今,欲望之壑是越来越深了,一切的价值观和人生观,都被物质物欲所牵着走,一切都被悄然的颠覆了,而颠覆当中,却被人们习以为常的接受,而后变成了理所当然。

 

当我转过身之后,这条独行的路,我丢弃了很多很多别人眼里所谓正常的应该的可惜的。我没有半分犹豫和眷恋,就这样转身走了。而今我独处于郊外这个贫穷落后并且偏僻的地方,反而让我的心有了归属的感觉,这种感觉很难用语言文字确切的表述出来。人一辈子,不就是图个心安吗?心不安,住在家里也是在路上;心安,物质和生活的一点匮乏,又有什么呢。

 

每天的劳作,如果用心,就是一种艺术的源泉,就是心灵的一种依附,就是生活的本真还原。劳动是光荣的,这句话,当我选择留守在这里的时候,才真正懂得劳动对于生活的意义。艰辛的过程,用心的体会,就是一种回报的收获,收获的是一种对自我和人生的肯定,是一种沉淀和积累,而且在持续的坚持和隐忍当中,智慧也在悄然升起。

 

我常说,现在的我以及我的生活,是一种对过去的赎罪。而且是心甘情愿的。我甚至还感恩于老天爷给了我赎罪的机会,让我能够在艰辛当中回味以及认真的面对和思考。如果我依然像多年前那样挥霍和享乐,就再也不会有任何改变以及提升,充其量就是一个贪图享受一事无成的行尸走肉罢了,而且那种轻易得到的所谓快乐和金钱,也会更轻易的失去,若是习惯了某种享受,就像毒品一样,再也难以去除。我们是要做物欲的奴隶,还是做回自己精神的主人,这是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思考的根本问题,在某天,我真的累了,于是选择了转身离去,拿起了锄头做起了农民,我在耕耘着被自己荒废已久杂草丛生的心田。

 

曾经有好几个朋友,都说过,真的懂我。我相信大家这样说的时候,是有着自己一定的感悟和道理的。只是我会默默的摇头。大米,我们每天都在吃,都知道大米的味道,也知道大米是怎么产生的。但这种知道以及懂得,总是在表层上的一种认识而已。插秧、除草、浇灌、驱鸟、施肥、收割、打谷去壳,这一系列漫长而艰辛的过程我们亲身经历过吗?如果没有,我们又怎么可能真的懂得大米呢,只是懂得大米是粮食,可以提供我们的温饱而已。

 

我的獒场,如果你和我最初一同修建和打造,一同在漫长而严酷的寒冬里默默坚持,或许,你就多少明白了这个过程的意义,也或许会让你从此留了下来而懂得了珍惜。这个漫长的过程,是一种坚忍和折磨,是一种深入髓的孤单和寂寞,是一种痛入骨的寒冻。如果,你没有亲身体会和经历这个过程,又怎么能深切的懂得?而我的过去,更是一场璀璨的芳华和热闹,却无人可说。如果你没有经历我的过去,又怎么懂得如今你眼前的我,又怎么知道该如何去用心感受和理解、以及用什么方式来疼爱温暖并且珍惜这个人呢。

 

记得在很多年以前,同样是一场心甘情愿,我在一夜之间,忽然接触到了更陌生和不可思议的人生。所接触的所有事情,都是从前没有经历过的,一些甚至是没有听说过的。我学会插秧,却差点把腰给累断了;我收割麦子,却把脚趾头砸成了粉碎性骨折;我上房修建,长时间每日的弯腰铺瓦,某日竟然无法起身下梯,被送进了医院;上山砍松树用来建房,往山下抬水桶粗的树干,而后还要将没棵树干的松树皮一一用弯刀剥去;还学会了出砖窑,带着厚厚的头巾口罩手套,将发烫的砖一块块运送出去,而后在整整一个多月没有出窑的日子里,每次吐痰,都是黑色的,窑灰已经深入到了肺里;从未使用过扁担挑水的我,第一次,就是挑着两桶粪便摇摇晃晃的上山,去给种下的南瓜苗以及西红柿、菜地施肥。那些年,当真是匪夷所思的一幕,而我最后同样转身走了,没有一点点的留恋,又回到了大城市里,继续当没心没肺的公子哥儿。母亲常说:儿子,你该写一本自传,会是那么的精彩和厚重。而我却觉得不知道该如何落笔,我的人生也才走了一半而已。过去的那一页页的轻浮或者厚重,那跌宕起伏的绚丽或者极致的出格,都让自己觉得是那么的匪夷所思,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

 

所经历过的那么多的往事,才让我在今天能够如此的珍惜以及安稳了下来,才会对所谓的功名利禄看得如此之淡,对一些生活的享受,变成了可有可无。当你面对一碗鱼翅和一碗粉条,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同的时候,或许,你才多多少少的明白,生活的意义以及回归本质的不容易。

 

再也不会奢望,谁来陪伴了。你爱来就来,你要走就走,不会再那么的动心和付出自己的感情了。既然你不懂我,那么也就注定了只是我人生当中的一个过客,一个在路途驿站借宿的旅人,一个好奇观光的游客罢了。我可以默默的提供一切的饮食和住宿,可以增添多一副碗筷,多炒一个菜,多洗一个碗,但我无法给你,一颗陪你折腾陪你流浪或者陪你寻求物欲和浪漫的心。你来与不来,我都在这里;你爱与不爱,我都没关系。


依然是我,和我的生活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评论这张
 
阅读(38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