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郎的天空

明朝散发弄扁舟

 
 
 

日志

 
 

拉漂的日子(102)  

2011-02-06 00:15:08|  分类: 三郎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子曾经写过一首诗:“从明天开始,做个幸福的人,劈柴、喂马。。。”。看似很简单的语句,却勾起了无数人的憧憬。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成了一个看似幸福的人,虽然没有劈柴喂马,但栽花喂狗晒太阳,成了我生活的一种方式。不知道海子来过西藏没有,他在诗里说从明天开始周游世界,或许这个世界并不是由海子的脚步来丈量,而是海子内心像蒲公英一样的飘移,在精神世界里周游着自己的国土。而我,连周游的兴趣都没了,甚至连门都不想出,如果可以。

熟悉的朋友开始担心我的自闭。其实自闭有什么不好呢,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外面的世界当真很精彩吗?入我眼里,更多的只是无奈。不知道是从哪一天开始,我种下了很多花的种子,而且养了小小的藏獒。在高原这个永远不缺少阳光却缺少氧气的地方,空气稀薄成天高云淡,而早晚的寒冷,又时刻提醒着你活着的现实。在虚幻和现实之间,我都如实的把自己裸露,包括我的悲和喜,或者不悲、不喜。我还活着,哪怕他人以为我死了,或者隐了自闭了,其实我活的很真实。

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我过上了海子精神里向往的世界,我比海子幸福,而且幸福多了。我这样说,海子永远都听不见了。这样也好,免得海子会因此而嫉妒和不甘。其实生活真的很简单,我只是简单到了极点,反而显得比谁的复杂。那么多花,那么多狗,还有那么多的朋友,以及高原上的守候。有时候守候也是一种幸福,为自己或者为了别人,守候在某个高点,虽然冷暖自知,虽然偶尔会很孤独,虽然有时候会没了言语,但守候的本身和过程,已经远远超越了守候的定义,以及结果。

结果真的并不重要的。

当我们出生的一刻,就开始走向死亡,每一个生命的诞生,都是为了迎接死亡的到来。如果说死亡是出生的最终结果,死亡重要吗?一生的过程,每分每秒的感受,才是真实不虚的重要。重要又不重要,我们就这样慢慢的老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更忙了。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时候,我显得比任何人都忙。我开始修建属于我的瓦尔登湖。不,更确切的说,我是在扩建我的瓦尔登湖。

我将美好或者说想象里的瓦尔登湖扩展了几十公里的距离。在一个紧靠山脚的某个地方,我把我的客栈延伸到了这里,一个目光尽头的距离。

这里的冬天是一片荒芜之地,山无树地无草,而且没有邻居。我将一座废弃的藏式老屋改造成了我另一个花园。不要担心,现在只是冬天,一旦暖流回潮,四周就是绿绿的青稞之地。我没有更近的邻居,这恰恰是我最欢喜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又变得如此的忙碌了。一切都要重新开始,我在打造,完美瓦尔登湖。围墙、水、电、狗舍、厨房、卧室还有厕所等等,我忙得不可开交,忙得疲倦不堪,却又欢喜着这个过程。常常在偶尔休憩的时候,我会想起梭罗以及他的瓦尔登湖。梭罗也没有邻居,邻居都很远,梭罗也是一个人,但梭罗拥有属于他自己的瓦尔登湖。我在想象着我的庭院建好的日子,我牵着心爱的藏獒像梭罗一样的去丈量着自己的土地,仿佛自己就是这片天地的国王,每到一个地方,都会以目光去收割所到之处,榨干了所有,而后浓缩成小小的诗。我用目光翻遍了所有,但又没有惊动所有。

我还幻想着晨曦随着第一声鸟鸣将我唤醒的沉静,以及那晚霞风里青稞摇摆的香醇。我是那么的富有,老屋边上还有一片暂时属于我完全的小树林。现在是冬天,小树林光秃秃的沉默着,但只要闭上眼睛一秒,就能分明感受到春天抽枝的满绿。虽然现在没有一片叶子,但成群的麻雀早已经不耐严寒和寂寞,跳跃在枝条之间,可想而知,如果是春夏时节,会是怎样的热闹。

更让我惊喜甚至是动容的,竟然是成群成群的水鸟,各种各样的候鸟,每日里都会在约定的时间向我报道,不,是向我问候一声,从不知道的地方飞来,有大雁、有野鸭子还有硕大的黑颈鹤,不知道要飞去何方,就从我的老屋子顶上或者边上飞过,各种礼仪的阵形,看得我欢喜而激动不已。这些鸟儿经过我的房前,都会打声招呼,嘹亮而热情。这都让我迫不及待的要搬到这里。

还有很多很多的牛,早上自行外出,傍晚自行归家,不需要牧童或者指引,都会穿过我的门前,一些牛角上扎着彩条,一些脖子上挂着铃铛,晚霞声里慢慢悠悠的将岁月轻轻摇荡。

还有几天,我就会彻底的搬到这里了,独自一个人,还有几条狗。当然,夏天你来敲门的时候,会是满园的格桑花香,还会有几株果树,还会有葡萄和一串串的葫芦。当然,我会带你参观那片我心爱的小树林,那个时节,已经是绿色茵茵。没有人会想起或者惊讶于这里的冬天,没有人会知道我的瓦尔登湖建造的秘密以及辛勤。这个过程,不是属于你们的,只是你恰好的到来看见了恰好的美景而后由里到外的感动,就会是我恰好的微笑和素面朝天的满足。

不要问我是不是梭罗或者海子,不要问我属于哪里或者为什么。更不要问我以后的事情。不管你来与不来,我都在这里。不管你爱与不爱,我都在这里。为你们,守候在这里。

 

我的老屋我的瓦尔登湖:

拉漂的日子(102)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拉漂的日子(102)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拉漂的日子(102)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拉漂的日子(102)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拉漂的日子(102)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拉漂的日子(102)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拉漂的日子(102) - 三郎 - 三郎的天空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